小翠儿

真相是假(一)

真相是假(一)

名字来源RPS虐心神曲。

RPS注意。

娱乐圈设定,注意避雷,沈越歌手(对就是这么刺激),海棠是越越经纪人。

BUG一堆,瞎几把写。

OOC,见谅。

 

“最近真是糟透了……”

沈越靠在窗边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没有开灯。雪还在下,外面的路灯昏黄,灯光照着雪花看起来很温暖,然而只是看起来温暖。

“你最近先住酒店这边吧,媒体那边已经把你家那边堵得里外三层了,没那么糟,振作点。”海棠把灯打开,走到沈越身边。

  确实没那么糟,只是最近某些小报开始编排他被包养之类的负面新闻,甚至写的有理有据,把他出道之前那点事情八得清清楚楚。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关危机,他出道多年,这只是个小场面了。

  只是八到他出道,伍贰又不免被拿出来被反复提起,这让他非常反感。这次给他和伍贰编排的剧本是他当初本来打算跟伍贰一起以组合的身份出道,但他找了个富婆当小白脸,踹了伍贰,独享资源。又牵扯出他这些年与当年形影不离的密友伍贰突然之间形同陌路的种种秘闻,两人之间互相倾轧不合多年的种种猜测。

“根本不是这样的。”他握着报纸,盯着上面他和伍贰当年的合照喃喃。不是他踹了伍贰,是那个人自己离开了。

“我知道不是,你现在快去睡,明天还要进棚。”海棠抽走他手里的报纸,把他拎进卫生间。“洗个澡睡吧,早上我来叫你起床,五点。”

  沈越擦着头发回到床边时海棠已经走了,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有个未读信息亮在一堆信息的最上方,发送时间是两分钟前,三条,来自伍贰。

  深吸一口气,还是划开了屏幕。

  “我最近有个活动,想邀请你。”

  “希望你不要拒绝。”

  “晚安。”

  他简直是自暴自弃地躺进了被子里,关了手机强迫自己睡了过去。天亮了还要进棚,他需要一个好的状态。

  “起床了。”海棠准点站在了沈越床前,沈越呻吟一声,有什么比一睁眼就看到经纪人站在自己床前更恐怖的?

  沈越几乎是梦游着洗漱完爬上了保姆车,今天进棚不见媒体,脸色差点也没什么,他窝在宽大的后椅上试图补眠。做艺人让他练就了一身可以随时睡着的好本事。

  “最近有个综艺,西山卫视那边的,一个荒野求生的综艺节目,邀请你,想不想去?”

  沈越皱了皱眉“是不是有伍贰?”

  “哟,小阿越聪明了啊,是有他,刚好你们一起参加综艺可以破了你们不合的传闻,这次的事就过去了,不过你不想去我就推了,也不是一定要这样,反而显得刻意。”海棠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阿越的脸色,当年的事情他不清楚,也从来没问过沈越。伍贰两个字就是沈越的雷区,虽然这些年他也是修练的喜怒不形于色了,可是身为他身边的人,还是能感受到每次牵扯到和那个人有关的消息,沈越总是有些情绪不对的。这次伍贰对他提出邀约的时候他是怕阿越不接的,毕竟如果艺人不合作,那么节目效果只会更糟。

  “去,为什么不去,他们那个综艺前期宣传那么大,这么好的资源不去浪费了。”

  “那我就给你安排档期了。”

  从录音棚出来时天都黑了,海棠接沈越回酒店的路上,终于忍不住询问“你跟伍贰同框没事吧,你……不会有抵触吗?”

   沈越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到底是对我和伍贰的关系有什么误解啊棠仔,我干嘛要抵触他?他可是我当年最好的朋友,就算后来不是了,我跟他也不是什么仇人嘛,我们可从没有过什么实质性的矛盾。”

  对啊,我们从没有过什么矛盾,有的话也只是我暗恋未得罢了,沈越暗想。这样也好,这么久过去了,我可以坦然面对他了。

  “正好你最近要录的歌也差不多了,别的通告我都给你推了吧

  隔天西山卫视果然放出了第一期荒野求生的嘉宾名单,一线流量大咖和西山自己想捧的几个小艺人,沈越和伍贰的名字都在其中。

  


TBC

  

 


我喜欢你是亮晶晶的

奶一口改天的55好吧~
看直播太兴奋,手机写的直接发了,各种bug错字望谅解。
私设如山,ooc,小学生文笔。
rps注意事项一万字。
脑洞嘛……贰哥那么强当然是boss级的,阿越那么可爱当然要成为贰哥的小太阳啦~
阿越从河边捡回来一个人。
一个受伤的人,背后一道可怖的伤口,衣服被血染的看不出颜色。阿越把人背回来,给脱掉了那身都是血迹的衣服,处理了伤口,安顿在了自己的小床上。
啧啧,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伤的,伤口深至入骨,这人都没死,心跳依旧是很有力的样子,也是命大。
伍贰是半夜醒来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衣服不知所踪,身下是柔软的被子,房子挺大,身边还躺了个人。
伍贰试图起身,被重伤后他花了最后一点力气变成了人型,人型恢复起来慢一点,不然这个伤也不至于伤他到这个程度的。
他刚刚挪了下身子,身边的那个人就醒了,“你醒了?还痛吗?还发不发烧了?”
一只温热的手覆到伍贰的额头。黑暗并不能阻挡龙的视线,伍贰看着这个圆脸的男孩。眼睛很亮,脸上还有十足的睡意又带着关切。摸了摸他似乎没发烧,男孩从床上翻身下来去桌子边倒水。
“你这个伤好吓人啊,我还以为你活不成的,但是你心跳又很稳,而且竟然这么快就醒了,命真大啊你。喏,喝口水吧。”
伍贰接过水杯,“谢谢。”声音嘶哑的可怕。
这个人,真是有意思,伍贰想。也不怕他是什么坏人就往家里捡,心真大,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就是了。
“对了,我叫阿越,你呢?”
“伍贰。”
天亮之后,伍贰披着阿越给他拿来的新衣服下了床,倚在门框上看阿越练剑。阿越用一柄重剑,半人多高,然而他舞起来似乎毫不费力。用这种重剑之人,更是对力量的把控要到位,劈山斩水的的气势间也要求身法灵动,修习重剑之人不少,修的精的却不多。不过以伍贰的眼光来看,这位阿越君的剑法绝对是上上程了。
怪不得敢把伍贰捡回来,料想是自认武功高强,就算他爆起伤人,一个伤者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吧。
伍贰看着那个被阳光勾出金边的人,嘴角就慢慢浮起了笑意。
小半个月后,伍贰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与阿越每天共枕而眠,阿越似乎也睡得越来也没有防备心,几次三番把伍贰的胳膊当抱枕。这也没有办法,阿越只有一张床,伍贰伤着,总不能让伍贰睡在地上。阿越嗜睡,绝对不愿意离开自己柔软温暖的小被子,所以也就只能俩人睡在一起了。不过这二人对这件事情也没有反感就是了。伍贰喜欢这个亮晶晶的男孩子,喜欢当然要据为己有圈在自己怀里了,阿越觉得兄弟嘛,他救了伍贰一命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一起睡一睡还怎么了。
这期间阿越问起过伍贰的来历,伍贰以一句不记得了挡了回去。这倒是不是说谎,伍贰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自打有记忆起,他就是一只独自生活的龙,可以化成人型,所以他常常化成人型在世间游荡。那天他被几个虎精伏击了,才被重伤成那样。估计那几个虎精是想吃了这条龙涨涨修为,可惜修为没涨成反而送了性命。
大约是命定吧,伍贰想。他冷静地看着自己以一个不可阻挡的姿势飞速被阿越吸引着,想把他占为己有,想给他打上自己的烙印,想让他内内外外都沾染自己的气息。
现在还不能,要循序渐进,这个少年,伍贰志在必得。
“伍贰,来,你伤好的差不多了,咱们打一架吧。”
少年笑意盈盈的站在晨光中,扶着重剑看着他,额头上还挂着汗。
“好”。
伍贰走到武器架前,摸了把陌刀出来,阿越兴奋地拍了拍手掌,稳下身子,专注地盯着伍贰。
他想和伍贰打一架挺久了,俩人同床那么久,连伍贰的贴身衣物都是他买来的,这个人身上的肌肉线条他最清楚不过,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且伤口好得那么快,想必是有什么独家的心法。不过伍贰不愿意说他也就不问了。不知为何,他对伍贰有一种天生的信任,他愿意等到伍贰想说的那天。
刀带起的风刮过阿越的耳边,陌刀堪堪停在阿越颈边。“你又输了”。伍贰用刀完全不讲套路,灵活多变,阿越每每猝不及防,这已经是他输的第五把了。
“再来再来。”
“还打?你不饿吗?早饭都还没吃呢,先去吃饭吧,以后我陪你慢慢打。”









今天先写到这儿,推翻了三四个版本才产出这个……天知道我只是想写个肉为什么还要交代剧情,明天开车好吧,龙伍贰x人阿越。

简单粗暴,一辆车

群里小伙伴的梗,假定12号之后阿越去了珠海,19号吃鸡的时候狗哥调戏越越,贰哥吃醋,然后就...了个爽....

没逻辑的一个小文,而且在工作时间摸鱼的我写的断断续续,没查错后面结尾也仓促,望不嫌弃~~~

以及RPS注意事项一万字,OOC的是我,求见谅。


今晚真的爆炸开心了,在坑底躺了这么久,在一点点的细枝末节里扣糖吃,没想到还能等到这一天~
其实也不是真的会以为他们有什么,但是他们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啊,分开了多遗憾,我只希望,他们可以开心的一起玩,一起打个jjc啥的,万事和乐,yy脑洞留给我们自己就好。我只想看他们开开心心的。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一定要有开心灿烂阳光的人生啊,难得的朋友更要一直在一起才好。

叶修生日快乐!遇见你之前,我从不知道我可以有那么多感情倾注。愿给你最美的歌,寄你我所有深情,愿你荣耀加身,光芒璀璨。
有幸在那一天
遇见最了不起的你

叶神生日快乐!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春眠新觉书无味,闲倚栏杆吃苦茶。